(〃・̆ ・̆〃) ​​​​叶泽泽

叫叶泽还是zenya都行
我喜欢zenya

【冢越】光点(一)

单纯的TE
算是对我一年什么也没写的反省...
如果有错字欢迎捉虫
十分短小致歉
放一点点如果有人想看我会在晚一些的时候把第二部分写完放出来

   1.突如其来的同时表白
  
  “呐,Tezuka部长。好久不见了啊。”少年摆弄着球拍向着手冢走来。
  “嗯,好久不见了,Echizen。恭喜拿下这次温网的冠军。”手冢冲越前点点头,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但一丝微笑挂在唇角,微不可查。
  少年用网球拍轻轻敲了敲肩膀,偏过头斜看着手冢国光,带着一丝犹豫和期待开口“部长,之前说过吧,如果这次拿了冠军,你有话跟我说。其实我也有事想告诉你。 ”
  手冢国光低下头,沉默了一会,然后又抬起头和越前龙马对上视线。
  
  “我希望你成为我的恋人,Echizen。”
  “Tezuka,我喜欢你。”
  
  两句内容完全不同意思却刚好契合的话同时从对面人的嘴里冒了出来。
  手冢还有点不可置信,瞳孔微微抖动,越前露出一丝坏笑,像只尾巴翘起来的猫。
  “啊,这么巧啊,Tezuka。”越前握住手冢的小臂,踮起脚,凑近手冢的脸“那,部长不打算因为这个巧合,给你的新晋恋人一个奖励吗?”
  手冢圈住越前精瘦的腰身,低下头吻住那张嘴。心里默默的想着:
  
  『哪有什么巧合,明明是早有预谋。』
  
  
   -----------tbc

给寒寒《最好的你们》文评

  文笔烂到觉得没有手的人瑟瑟发抖的写了这篇文评甚至还想用剩下的腿给寒寒比个心。
  我我我写东西真的辣鸡。
  不废话了下面正文。





  看到这个的时候总觉得有一点突兀(???)有一种我关注的沙雕( mei you )文手突然正经怀旧了的感觉。

  虽然只是一个小短篇但是真的感觉到了那种“时光流逝,我们还在一起,看着过去的现在,也会一起看到曾经的未来。”
 
  当初的年少轻狂似乎没法再说出口,可是那是蜉蝣般的人生中灿烂如花的时光,是永远不会忘记的鲜明张扬的岁月,也是被梦想铺满的温暖的,开满了花的河床。

  我很喜欢把他们的职业生涯比作河床,年少时的充满精力,永不服输像水一样托着他们远行。在多年之后,这条河干了,可是在被阳光晒得充满暖意的河床上,开满了象征着他们的美好过去的花。

  “蓝天白云,网球场,我共你。”
  “感谢荣耀让他遇到了最好的王杰希”

  越前和叶修,具有他人难以比拟的天赋,信心满满,神采飞扬,在自己钟爱的领域散发着夺目的光彩。那份热爱,从始至终,哪怕他们挥不动拍子,握不紧鼠标,也只会加深,永远不会消散。
  迹部和王杰希,似乎都是向来沉着冷静的,观察大局,心思缜密,迹部是有着资本的狂傲,王杰希是天马行空的思维。似乎不同,可他们的爱确是相似的。

  这两对我感觉都是温柔的,有活力的,偶尔会小打小闹却在无论何时都是一如既往地美好的。
 
  总觉得这篇文评像是我对迹越和王叶的个人感悟了...寒寒对每个人的定位都把握的很好,很符合性格。到这里回头一看我文评居然这么短很抱歉1551

  还是希望寒寒以后越来越好,也希望我们爱着的少年们能这样安稳幸福的过着。

最后悄咪咪表白一下
@迹部景吾他大爷祁寒
寒寒我爱你鸭!!!

一个奇奇怪怪的置顶

大家好,我是迹部景吾他大娘叶泽

称呼多样化,一般喊泽泽的比较多
木樨子/木木子/叶泽/泽泽/zenya 都可以
其实比较喜欢别人叫我zenya(小声bb)

混的圈子杂乱(几乎不产粮)
网王/凹凸/全职/魔道/天官/杀破狼/我英/yys/d5/血界战线/黑篮/盗笔/pm

这个人说好的要宠我的 @(・'ν'・)祁寒寒
带我发第一篇文的人! @洛初蝶

因为是杂食所以基本上不会雷,欢迎扩列1015503713

【紫黑】奶黄包

单纯打个预告,什么时候写完不一定
是车,剩下部分等我会用新版石墨再走外链
第一次开车,新手上路
ooc有轻喷谢谢




--------------------------这是正文的分割线-------------------------
    “先生,您的奶黄包”服务员微笑着端上一个精致盘子。
    男人看着服务员有些暧昧的笑皱皱眉,轻轻咬了一小口之后,黄色的馅料淌在了因为热眼角微红的蓝发少年一身。
    男人仔细端详了一下,带着些许疑问出声“哲仔?”,然后用舌头轻轻舔舐引得人轻轻发颤,小声轻呼“唔啊,别这样。”

-TBC

Hmm...新买的书看到之后莫名带入小周
顺便一提写了王叶小甜饼,带玻璃渣的
叶修生日那几天发吧
占tag致歉,有要求会删的

【all金】净土

*ooc巨量,金和紫堂幻性转
*和小蝶 @洛初蝶 拼文中
*辣鸡文笔不要吐槽
*请配合【被害妄想携带女子食用】
*依旧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小蓝手

金快步从精神科的大门走出来,手中紧紧攥着报告,她拉高了围巾,小声嘟囔着“就知道不应该听紫堂的了,我怎么可能有被害妄想呢?这家真是和别的一样不靠谱啊。我又没说错,那些男人,是真的在骗人啊。”
高跟鞋在空旷发出哒哒的声响,金掏出手机,拨通了凯莉的电话。
“喂,凯莉,我的检查结束了。”金略微放松下来,金色的单马尾在脑后晃来晃去。
“哟,金,你这是有兴致了?老地方,喝一杯?”凯莉戏谑地调戏着金,她明白,金不会答应的。
“好啊,我离的近,我去等你,还是吧台的最里面哦。”金答应了。
凯莉愣了愣神,她确实没想到“哦,哦,那好,金我现在过去。”

凯莉到的时候,金正坐在里面玩着手机,面前是点好的两杯酒。
凯莉走到金的身旁,优雅的坐下,把一绺长发撩到耳后,拍拍金的肩膀,笑吟吟地问“结果呢?金大小姐。”
金把一杯酒推到凯莉面前,手指轻敲杯壁“你的,玛格丽特。”
沉默了几秒,金小声说“被害妄想,她是这么说的。”
“噗,真是厉害啊,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凯莉轻笑出声。
“我本来就没信过,不去管他”剩下的三个字还没说出口,酒吧的音响先出了声。
“下面驻唱的是音乐人雷狮先生。”听见这句消息,旁边卡座里的女生们发出了小声的尖叫。
凯莉指了指台上抱着电吉他的笑的狂放不羁的男人,把几张照片在金眼前晃了晃。
“这个雷狮啊,是最近比较固定的驻唱,是个音乐人”凯莉慢条斯理地开了口,向金叙述着情况“以低沉的嗓音而被女生追捧,平时唱完就会到台下找人喝一杯,是个放荡的性格。”
“我觉得今天会是我们呢,他可是一直在往这边看哦。说不定他看上的就是你。”金的唇角翘起,露出一个勾人的笑容。
两个女生开着玩笑,很快就到了雷狮下场的时候。
雷狮端着一杯淡黄色的马天尼,向着金和凯莉走去。
“看来是你了金,连酒的颜色都是你头发的颜色。”凯莉忍不住打趣,但事实也确如她所言。
“这位美丽的少女,我是雷狮,刚才在台上唱歌的。”雷狮慢条斯理地开口,声音慵懒带着磁性。
“我是金。我知道你,你唱的很好听。”金毫不紧张,淡定地回应着。
“哦?那请问,金小姐,我能请您喝上一杯吗?虽然可能会麻烦到您的朋友。”雷狮挑了挑眉,询问着。他真的是对这个金发的女生动了真心。
“没关系哦,反正我也快要回去了,你们聊吧。”凯莉大方地表示自己没关系的。
“那好吧,凯莉你回去的时候慢点。”金贴心地提醒着。
“那么,我们换个座位聊吧。”雷狮伸出手,扶着金走到另一个卡座。“啊对了,一杯 Captian Morgan。”雷狮回头对着酒保说。

【滴滴】
QQ的提示音响起,凯莉把棒棒糖放进嘴里,掏出手机,点开了对话框。
【矢量】:凯莉,在吗
【矢量】:帮我查一下那个雷狮。
        哟,怎么了?对人家有兴趣了?:【星月】
【矢量】:他跟我表白了,但我觉得是在骗我
【矢量】:像他这样轻浮的人,怎么可能是真的
                  所以?我会尽快发给你的,
                            行动时候注意点啊。:【星月】
【矢量】:知道啦!我会的。

【咚咚咚】
连续的敲门声响起,雷狮起身去开了门。

门口,穿着丝袜短裤紧身上衣,外罩黑色薄纱透视衫的金,正天真的看着雷狮,甜甜的笑着。

被勾到的雷狮毫无防备,侧身示意金进门。他连金为什么知道自己家的地址都忘了问,只是以为自己告诉过她,自己忘了而已。

“怎么过来了?是想我了?”雷狮依旧邪魅,一只手撑着墙,伏在金的耳边,吐露出温热的话语。他蹭蹭金的脖颈,闻到令人舒心的柑橘香气。
“呃,啊...”雷狮感到腹部的疼痛和鲜血缓缓流淌出的温热感,他明白了自己所处的情形。
“金?我爱你啊,为什么...”

没了下文。

在金收拾好一切之后,雷狮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显示的是备注为骗徒的人。
金试着滑动屏幕,手机发出【咔哒】的响声,解开了锁。
金点开对话框,试着与“骗徒”对话。
                                 21:08
【骗徒】:雷狮老大,明天你还去酒吧吗
【骗徒】:我明天回去,要不要合唱
                                 21:20
【骗徒】:老大?
            我是雷狮的朋友,你是?:【海盗团长】
【骗徒】:我是以前和雷狮一个乐队的帕洛斯,      你是他的,女朋友?
   不是啦,只是普通朋友,雷狮明天有
   事去不了啊               到是我想听听啊,明天见     一面怎么样?:【海盗团长】
【骗徒】:可以啊,吧台最里面的座位,我点一杯Highball。
                   那好啊,我点一杯淡绿的马天尼吧,加橄榄的那杯,下午4点如何?:【海盗团长】
【骗徒】:乐意奉陪。

第二天,金穿着白色衬衫,黑色A字群,米色风衣和过膝靴子显得本就修长的身材更加苗条。
帕洛斯舔舔唇,露出危险的笑容。
[不错,值得成为我的猎物呢。不过,能让我一见钟情吗?真是有趣。]
金端着酒,试探着问:“帕洛斯?”
“是的,那么请问,你的名字是?”帕洛斯温和地笑着,接过金手里的酒放在自己的杯子旁边,一举一动恭谦有礼尽显绅士风度。
“金。帕洛斯,额,先生,有没有说过您长的很像你以为明星?”金试探着,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试探着对方。
帕洛斯倒是挥挥手,脏辫也轻晃着。“不用这么拘谨啊,直接叫我帕洛斯就好。不过像明星倒是真的有人说过呢。”

【啪】
白发的青年倒在血泊之中,情景与雷狮甚是相似,只不过,这一次,死亡的主角是,帕洛斯。

“金?你再想什么呢?”紫堂家的小姐颇为担心地询问着金发的友人。
“没什么,有点累了而已。”金捏了捏紫堂的脸,露出明媚的笑容,双眼中依旧是最后的净土,却似乎蒙上一层不易察觉的阴霾。
“金,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我,我也想成为你的护盾啊!”紫堂幻捏着裙摆紧张的声音也微微颤抖。
[金,我喜欢你啊。虽然很想这么说,可是同样身为女生的我,这样做的话,会让她陷入麻烦的吧。]

最后的净土,被污染了。

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呢?

-------------------------------END------------------------------
看到这里了不给个关注吗?

【瑞金】孑然妒火----2

*文笔依旧辣鸡不要嫌弃
*略微短小哼唧唧
*两个人都是六年级小学生设定
*各位看官都是天使看完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
*ooc有,而且不少,佛系写文,更新随缘。

第一篇走这里(*/ω\*)

金低下头,意外的沉默了。
【格瑞从来都没有主动搭理过我。就算我主动找他,也只是应付我几句,我可能是个,不必要的人吧,对于格瑞来说。】金十二年中,第一次思考这么沉重的事。
“啊对了,格瑞,你看你看,后天。后天有夏日祭啊!我们一起去吧!听说有好多好吃的。”
“唔。”格瑞看着金闪亮亮的像是阳光下泛着金光的湖面的眼睛,犹豫着,感觉好像有一点异样的感觉在一点点滋生,但好像,金又有点不一样了。
格瑞因为这种感觉开始了他十二年来人生中最长的思索。
没有得出结论的格瑞在一片沉默后,点了点头,额前银色的刘海随着主人头部的上下摆动也轻轻的晃了晃。
“(⊙o⊙)哇!真的啊格瑞!你答应啦!”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那我们吃完饭一起去啊!”
格瑞难得的愣住了,又很快回过神来“笨蛋,吃完饭就吃不下别的了。”
“哦、哦,那就后天放学之后就一起去吧!”金在格瑞身后跳了起来,补上这么一句。
格瑞想了想,还是回应了一句“嗯。”

金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抬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夏日祭举办地点后面的山脚下。
金有点慌了,大声呼喊着“格瑞!姐姐!你们在哪啊!”
金跌跌撞撞地向着有灯火的地方跑过去。
一个身影站在金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根点燃的烟花棒。
金努力地睁大眼睛,终于辨认出,那个逆光站立的人的身份。
“格瑞!你来找我啦!”金惊喜的大叫。
格瑞没有说话,把烟花棒插在地上。
金有点呆滞,嘟着嘴“格瑞你又不理我。”
“格瑞”笑了,轻拍着手用金刚好能听见的音量说着“过来吧,金。”
满脸惊讶的金向前跑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
“不对,你不是格瑞。”金思考了一下,笃定的说“格瑞不会这样跟我说话的。格瑞他,才没有你这么喜欢我。”
“格瑞”发出一声冷笑,手中出现了一把绿色的刀,向着金砍去。
“格瑞不要!”金惊呼着坐了起来,才发现刚才的一切都是做梦。

【瑞金】永远守护你

*私设中学生瑞X小学生金
*ooc有,格瑞蜜汁话多
*BGM:《灰色と青》
*【】内是格瑞的内心想法

【放学之后又去找埃米他们玩了啊】
格瑞看着沙发上无比熟悉的黄书包这样想着。
“算了,反正一会就会回来了吧。”格瑞叹了口气放弃了出门把人找回来的念头。

【时间...过的很快呢。】
格瑞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端着菜往外走的秋,考虑了一下之后开了口“我去叫金回来。”
“那好,麻烦你了,格瑞。”秋笑眯眯地回答着,“告诉他今天有他爱吃的菜。
“哦,知道了。”行动力极高的格瑞站在门口换鞋的时候,突然附和一句。

【金去哪了?不应该和卡米尔他们在一起吗?】
正在格瑞内心戏的时候,一根黑色的呆毛从格瑞眼前挥过。
格瑞微微低头,出声喊住呆毛的主人“埃米,金呢?”
“啊,格瑞哥哥,我们玩捉迷藏呢!”埃米听见声音后稍稍抬头,“金好厉害啊,卡米尔都被我们找到和佩利一起回去找雷狮了,我还没有找到他呢。”
“嗯。你姐姐还没来找你吗?”格瑞出于好心随口问了一句,毕竟他深知艾比的刀子嘴豆腐心和雷狮的放任自流。
“你先回去吧,他们俩由我来找。”格瑞交代了一句就开始考虑金会在什么地方。

【啊,是那里了!】
在环绕四周的时候,格瑞看见了那棵他和金都异常熟悉的香樟树。

“金,回去吃饭了。”格瑞来到树下,抬头轻声喊着。
见树上没有动静,格瑞叹口气,轻手轻脚坐到树下,又加了一句话“秋姐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我让他们回去了。”
夕阳正好,无风。
树上传来[沙拉沙拉]的声响,几片叶子轻飘飘的落在格瑞头顶和腿上。
“格瑞!我们快回去吧!”金发的少年沿着树干动作迅速地爬了下来,也不管蹭脏了的裤管和白色帽衫,一脸兴奋地牵起格瑞的手,天空蓝的干净眼睛,似是明媚阳光下的澄澈湖面,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金,以后再玩捉迷藏,就还藏在那吧。”
“啊?那他们找不到我怎么办?”
“没事的,还有我,我会找到你的。”
“啊?那,格瑞你发誓会守护我。”
“嗯。我会,永远守护你的。”

【因为你是我的唯一,我想和你在一起啊。】
------------------------END----------------------
香樟树有“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守护你,你是我的唯一”的意思。
800字左右,打完有点超时了真是尴尬。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瑞金】孑然妒火----1

*辣鸡文笔不要嫌弃
*今年中考所以趁着假期赶紧发
*初音的孑然妒火的延伸
*字数700+毕竟没有思路
*各位看官都是天使看完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
*第二次在老福特发文,以前是贴吧

"格瑞格瑞!把你的笔记借我一下吧!"金趴在桌子上,直直的望着格瑞。
"你上节课又没听?就不能自己记吗。"虽然说着抱怨的话,但是格瑞还是把笔记从桌上的一摞书中抽出来,递给了金。
"嘿嘿,没关系啦"金又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摸摸后脑勺"反正我还有格瑞呐!"说完就头转了个方向【看上去是在认真的整理笔记呢。】格瑞这样想着,开始整理下一节课的用品。
最后一节下课,格瑞安安静静地整理好书包,向着旁边说"金,回家了。"
可是金没有动,格瑞用笔戳戳他的后背。
那团金色的毛球动了动,抬起了头,天空蓝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嘴角还有口水滑过的痕迹。
"怎么了啊格瑞?要走了吗?"金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似乎是刚睡醒。
格瑞点了点头当做回应。
金揉了揉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把一个绿色的本子举到格瑞面前"呐,格瑞,你的本子,还给你啦!"
在金收拾书包的空当,格瑞随手翻开本子看了看,突然在今天的笔记的右下角看见了一幅漫画。画上一个小人正在给一盆芦荟浇水。

因为还是小学生,放学很早,所以金和格瑞到家的时候,天还是亮的。
金换了鞋就直奔厨房“姐姐!我们回来啦!"
秋探出头“金,格瑞,欢迎回来。吃饭的话还要等一会,你们先上楼吧。”

“金,这个,是你画的吧。”格瑞坐在书桌前,翻开本子到有着画的那一页,指着给金看。
“啊哈哈,被格瑞发现了呐!”金挠着头,打着哈哈。
“我,我只不过是太无聊,太寂寞了嘛,格瑞,我们出去玩吧!”这样说着的金扑到了格瑞身上,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
格瑞稍稍用力地把金从身上摘了下去“不了,你要是想玩就自己去吧。”
金低下头想了想,突然补上一句“格瑞你要是不去的话,那我也不去了,我留下来陪你啊!”
“唉,笨蛋。”格瑞小声嘟囔着。
-----------------------------tbc--------------------------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我知道自己文笔不好,所以以后会努力的。

【ALL金文接文】Hide and Seek-第三棒

【在以为要通宵的时候roll到3点】不是第一棒太庆幸了!
*第一次跟太太们接文超紧张
*前面两个都忘了当时总结还有abo和发情期吧
*文笔不好见谅
*就算这样也想不要脸的要小心心和小蓝手呢!
*我也要励志的让阿洛做最短小的呢!
第一棒是短小洛 @洛初蝶 !想看走这里(๑•̀ㅂ•́)و✧第一棒
第二棒是暮椀酱 @暮椀-你们这么大佬我很慌 !想看的走这里٩( *´﹀`* )۶♬*゜第二棒

嘉德罗斯打开柜门的声音并不小,在寂静空旷的房子里发出回响。
"喂,嘉德罗斯你那么用力干什么"格瑞不满的皱皱眉,开口呵斥到"你是想把雷狮也引过来吗?"
"呵,格瑞,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胆小了?"嘉德罗斯转了转手中的大罗神通棍,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既然你已经这么胆小了,那就把你手中的渣渣,交出来!"

【哒、哒】
刚才那声【嘭】清清楚楚地传入雷狮的耳膜。
雷狮在嘴角勾起一个笑,转身又向卧室走去,身边的电流形成环状,发出了【噼啪】的声响。
"真是可惜呢"雷狮舔舔唇角,似是在自言自语"最先找到你的,居然不是我啊,等下一定要好、好、惩罚你呢。"

【咔嚓】
窄小的壁橱本来就很难容下两个人,在格瑞召唤出烈斩后,侧边的木板发出清脆的断裂声。
烈斩猛地向前一挥,一道绿色的荧光形成扇面。"金,搂住我的脖子。"格瑞出声提醒着怀里的金。
嘉德罗斯向后跳去,本来被他踩着的木椅被斩碎。
感觉到胸口的异动,格瑞低下头,看见金的短发在胸口蹭了蹭,发出一声呜咽:"呜,格瑞,我,我难受"
东方柑橘的清爽气息渐渐变得清楚起来,与灰暗的房间格格不入。

【咔、嘭】
听见声响的嘉德罗斯和格瑞回头望向门口,不算结实的木门被击飞,撞到桌子后粉身碎骨。
电流制造了几丝光明,照在门口来人的身上,紫发的恶魔咧开嘴,邪魅的笑容在微弱光芒的衬托下显得恐怖。
"那么"雷狮先开了口,"终于都找到你了呢。"
三人的视线一起转向金,带着野兽捕食般的兴奋。
几乎是同时开口"现在,你输了哦,我的猎物,金。"
几乎失去力气的金没能继续搂住格瑞的脖子,大口的喘着气,柑橘的清香也变得厚重起来。
"可惜了,猎物只有一个呢。"雷狮眯起眼睛,似是调笑一般的话语,却像丢如水中的石块,引发了大片的波澜。
"切,没关系,反着这个渣渣最终也会是我的。"嘉德罗斯掏了掏耳朵,满脸不屑。
格瑞依旧没有开口,将金轻轻放在角落里,只是握着烈斩的手又加大了几分力度。

----------------tbc----------------
最后提一下我819字!完美反超阿洛!
金的信息素是东方柑橘呢,是我偏爱的香水味道。
那么,下一棒有请 @陌颜